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副局长宋超智:我们期待一个什么样的协会

time: 2017-01-04 15:03:11

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副局长宋超智

编者按:2016年9月9日,在中国地理信息产业协会第六次会员代表大会上,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副局长、中国地理信息产业协会第五届会长宋超智宣布:“中国地理信息产业协会与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脱钩改革已基本完成,协会换届工作也已完成。从此,中国地理信息产业协会将翻开发展史上的新篇章,迈向政社分开、权责明确、依法自治的现代社会组织新征程。

  时隔4月,GIS圈受中国地理信息产业协会委托,专访宋超智副局长,畅谈协会工作的新变化。

  1.在您看来,中国地理信息产业协会的定位是什么?

  宋超智:以我的理解,中国地理信息产业协会自1992年成立至在完成脱钩改革前,一直在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的直接领导下开展工作。一定程度上充当着政府的“手臂”的角色——协助政府联系企业,服务企业发展。

  完成脱钩改革后,协会则成为依法设立、服务为本、治理规范、行为自律、由中国从事地理信息产业的有关单位和个人自愿结成的全国性、行业性社会团体,是非营利性社会组织。其宗旨是发挥社团组织的桥梁纽带作用和“服务、自律、协调、维权”的职能,在推进产业发展过程中,激发内在活力和发展动力,提升行业服务功能,充分发挥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中的独特优势和应有作用。

  2.脱钩后的协会发生了哪些变化? 

  宋超智:一是政府色彩淡化。2015年7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总体方案》,要求做好全国性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的脱钩。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高度重视行业协会脱钩工作,经申报审批,中国地理信息产业协会成为第一批试点单位。

  按照“五脱钩五规范”(机构分离,规范综合监管关系;职能分离,规范行政委托和职责分工关系;资产财务分离,规范财产关系;人员管理分离,规范用人关系;党建、外事等事项分离,规范管理关系)的要求,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认真开展各项相关工作。尽管目前民政部没有完全办完手续,但政府官员已经不再担任协会职务,其政府色彩明显减淡弱化。

  二是协会机构精简,更具活力。协会上一届领导机构成员中,仅会长和副会长就有70多名,而现在,会长和副会长总量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一。

  这个机构精简不是简单地人员缩减,而是重新选择,加入了至少一半的新鲜血液——从众多的优秀企业家中好中挑好、优中选优。选择的标准不仅是看重企业效益好,还要求会长、副会长人选乐于做好服务工作,愿意为产业发展贡献力量。否则,当个会长、副会长只为自己贴了金,但没有体现出为协会服务、为大家服务,这个意义不大。当然,我们也不搞“拉郎配”,有的企业家不愿意进来,我们也不会勉强。

  三是成立了一些新的专业委员会。其中关于有维权的,有结合新的发展趋势成立的关于大数据的……这些二级组织不仅输送了一些新鲜血液,还为协会工作带来了新的理念。

  值得一提的是,在结束了今年10月底召开的2016地理信息产业大会后,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已经感受到协会一个明显的变化,比如开通了一个微信公众号,即时地传递、传播重要的信息,这种正能量的传播尤为重要。我是微信公众号“GIS圈”的粉丝,现在还是微信公众号“中国测绘地理信息产业协会”的粉丝,它们成为我接收信息的渠道之一。

  3.协会的人员配备现状如何?

  宋超智:在人员配备数量上,完全是按照民政部的要求来执行。在《中国地理信息产业协会章程》里第三十六条,明确协会负责人包括会长1名,副会长21-25名,秘书长1名。

  脱钩换届后,孙玉国当选会长,王增宁当选秘书长、法定代表人,王宝民、王继业、冯先光、刘奕夫、孙冰、江春华、汤海、何宁、宋关福、张扬、李英成、李清泉、杜明成、杨玉坤、杨震澎、肖学年、陆洁中、胥燕婴、姜德荣、宫辉力、郭凯天、曹天景、程鹏飞、赖百炼等当选副会长。

  在人员搭配上,则体现了稳定过渡的考量。以协会会长和秘书长的搭配为例,四维图新前董事长孙玉国当选会长——这个“前”字很关键,正因为他不再担任四维图新董事长一职,我们才确信他有更多的精力来处理协会的事务,以他的经验和积累,能够胜任会长一职。如果他还是公司董事长,我们不一定会选择他,他也不会有更多的精力考虑协会的发展。

  协会的法定代表人、秘书长王增宁则是已经在协会工作超过6年的资深人士,其中,2011年6月至2016年9月,一直担任协会副秘书长,更是长年在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直属单位任职,是刚退休不久的干部,熟知、了解、掌握国家局工作的政策、运作方式和规律。

  这种搭配方式解决了协会脱钩工作的接续问题,有利于协会工作实现平稳过渡。

  4.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如何开展对协会的业务指导和管理?

  宋超智:国务院办公厅发文表示,原来的行业主管部门还需要加强对脱钩后的协会在运行过程当中的政策和业务指导,并履行相关监管职责。实际上就是要求脱钩不脱轨、脱钩不脱管、脱钩不脱服务。目前,协会还没有完全完成脱钩后的所有登记程序和手续,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有义务在协会未完成登记注册之前继续支持工作。搭桥铺路,营造环境,营造环境,做好培育扶持,“扶上马,送一程”,圆满完成脱钩改革任务。

  从我自身的角度讲,我负责政策法规、行业管理、市场监管、测绘宣传等工作,这些工作和协会的工作有很大的交叉。可以说,我们是从不同的侧面来做同一项事业。以前我兼任协会的会长,现在尽管脱钩了,但我还是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对协会的联系人,完全可以利用我分管工作的优势和掌握的资源,来为协会工作提供服务和支持。

  5.您提到脱钩后的协会能更好地发挥优势,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宋超智:在守法的前提下,将服务重心从政府转向产业、企业和市场。一方面,协会可以通过提供信息服务,搭建沟通平台,使产业信息互通,促进交流,为行业、企业提供智力支撑;另一方面,地理信息产业要发展,行业自律也尤为重要。这个自律需要由协会组织行业企业共同建立起自律条约,并遵守执行。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规范市场主体行为,引导企业健康有序发展,促进产业提质增效升级。

  此外,协会还能参与维权工作,对GIS产业链上的企业权益维护更具针对性。

  6.您期待协会成为一个怎样的社会团体?

  宋超智:民政部作为协会的主管部门,对其功能定位已有明确的要求。从协会的发展的角度讲,协会的诞生是因为有产业——协会是在产业发展的基础上应运而生,且应该随着产业的发展而不断发展,其功要体现在“服务”二字。在我看来,真不适合给协会界定一个服务范围,法无禁止皆可为,产业有多大,协会就应该有多大的触角,延伸到多大的舞台。

  归根结底,协会还是要起到联系企业和政府的桥梁和纽带作用。政府尽管会通过调研等了解企业行为和发展,但还是可能存在对企业的具体情况不够了解的状况,而协会和企业在一起摸爬滚打,对企业的喜怒哀乐理应了如指掌,对企业的发展困难应该一清二楚,在企业发展遇到困难时,要为企业发声。

  以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为例,中央财政、省政府、地方政府每亩地分别补贴10元,这样每亩地有30元的补贴,但一些地方在项目发包时,以低于十元每亩的价格发包,连财政部给的补贴都没花完,导致很多企业赔本干活,且干的越多赔得越多。而协会一旦了解到这个情况,就应该及时发声,维护企业利益。

  还有个别0元、1元中标事件——这都是极不正常的现象,企业不是公共服务部门,其出发点和落脚点应该是追求合法合理的利益最大化。若0元中标,企业的利润从何而来?企业员工靠什么养活?

  这个时候,协会就应该出面制止,阻止不正当竞争现象。这实际是企业同质化现象严重,恶性竞争的后果

  协会是企业的“娘家“,企业有困难,有了委屈,肯定先找”娘家“。协会得为企业排忧解难,伸张正义。甚至当企业与企业之间出现矛盾时,协会还应该出面调停。

  我的一个切身感受是,协会虽小但舞台大,要发挥自身主观能动性,通过有为来解决有位的问题。

  7.您对测绘地理信息行业的期许和寄望?

  宋超智:可以说,地理信息行业也象吃穿住行产业一样拥有数量庞大的受众。举个例子,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手机地图导航,目前拥有6.5亿用户,惠及大众。

我在今年的地理信息产业大会上提到,2016年中国地理信息产业总产值预计达到4360亿元,同比增长20.1%。产业经过最近10多年的快速发展,已初具规模。

  测绘地理信息的行业特性还决定了行业中企业多是小微企业和轻资产企业——人脑+电脑,也没有做超级俱乐部的必要。比起规模小,我认为企业同质化现象更需警惕。做传统业务的企业居多,利用测绘地理信息资源来做应用、开发、增值服务的企业太少。怎样抓好市场的细分,有效规避同质化的竞争,这是我们要引导产业发展的方向。

  下一步,基于位置服务、北斗导航、室内定位、GIS和各行各业的应用,倡导企业走创新之路,多和各个部门有机结合,这是协会应该倡导和力推、力抓的重点。

  注:从2017年1月开始,协会联合GIS圈订阅号将会开展访谈活动,访谈人物从协会会长开始,访谈内容围绕当前热点话题开展,下期专访中国地理信息产业协会副会长、中国四维测绘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天景。